【迷香評】bdk 莎樂美的餘燼

-火光明滅間,詠嘆愛恨的塵埃飄散。 -bdk 莎樂美的餘燼 世人對於莎樂美的印象, 不外乎是聖經上被冠予魔女的形象, 身姿絕美、性感撩人, 七紗舞下的媚惑微笑, 點燃了墮落的開端; – 然而這款作品, 並非去強調她的嫵媚迷離, 而是描繪那趨近瘋狂的心理層面, 開場讓你目睹的, 是嬌豔的紅玫瑰被烈火焚燒, 呼應的是不得所愛的俱焚心態, 而這業火,放的人是自己、 灼傷的亦是自己; 轉眼間, 那燻黑炭化的鮮紅透出一層冰冷, 猝不及防的茴香帶來得微苦寒意, 是一種心灰意冷的恨, 更是看不開的哀與怨, 就這樣在一明一滅的火光在灰燼中, 周旋拉扯出忽冷忽熱的焚香氣息, 飄散令人屏息的哀戚與淒美。 – 「你的身體是銀子底座的一根象牙柱、 是一座滿是鴿子和銀百合的花園… 我渴望你。無論洪水還是大海, 都無法降低我強烈激情的熱度……」 這是莎樂美最後對眼前頭顱的告白, 也是最瘋狂的示愛; 或許一個燃盡全部, 直至灰飛煙滅的愛, 其實是純粹的。 也使人佩服調香師 對其內心模擬的刀刀入骨, 讓我們品嚐到那, 帶著餘溫的悲涼灰燼香氣, 也不禁聯想著莎樂美最後的喃喃自語, 「我吻了你的嘴,有點苦, 這是血的味道嗎? 不,也許這是愛的味道……」
2020-06-02

【迷香評】Zoologist 動物學家 夜鶯

-將日之初春,暈染成一片古典淺粉。 -Zoologist夜鶯 梅花相較於櫻花, 最令人傾心的特質, 是一種在寂寞中的自足, 在寒冷的風中獨自盛開的孤傲。 從不參與百花盛開的春光爭艷; 卻是冬末初春之時無法忽視的花魁, 那陣陣幽幽冷香, 淡薄的讓人難忘。 – 而夜鶯, 便是一款罕以梅花為主題的作品, 日籍調香師稻葉智夫, 運用這份緋紅, 捕捉春季來臨時的氛圍, 賦予一襲日式之美。 – 在噴灑出來的那瞬間, 帶點黛粉與淺紅的粉質花香鋪張而來, 如在冬末某個月光灑落的夜裡, 春之使者悄悄地稍來訊息, 隨著夜鶯的詠唱來回穿梭枝椏, 那一朵朵淺粉花苞, 如被喚醒般轉瞬盛開, 轉眼間, 一片淺紅薄香正瀰漫空中, 粉末花香以一種近乎皂香的方式蔓延, 她既不乾燥也不艷俗, 而是一種古典高貴的孤芳自賞, 隨著淺淺的煙燻與樹脂融入, 如梅花落入土壤中, 徒留早春的暖意與舒坦。 – 夜鶯讓我直觀連接的形象, 就像好像穿著一襲烏黑絲綢和服, 鑲繡上各式關於春的花蕊圖騰, 質地柔軟而扎實, 妝點著些許朱紅胭脂, 緩步行走間, 散發一股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唯美距離, 走在現代都市的街道上, 向人證明著, 古典從不落於俗套, 而是另一種, 本我個性美的自信演繹。
2020-06-02

【迷香評】Ormonde Janye 同名男士&女士

-同一片樹林,擁有著不同的風景。 -OrmondeJanye同名男士&女士 對我來說, 這兩款作品, 就像走進同一片樹林, 卻選擇兩段時間走進, 感受截然不同的風景。 – 先講講女士, 如同凌晨5點,此時此刻的森林, 是帶著朦朧水霧、月光稀微、 天將破曉的氛圍, 透露著些許野性難馴的氣息, 而黑鐵杉獨特的木香宛如宣告著, 這裡也許危險、 但也有著獨一無二的風景。 鼓起勇氣走進, 空氣無聲卻瀰漫著雪松的蒼白, 越深入,小徑上的水露白花, 宛若點點星光指引, 深吸一口氣, 不安的思緒逐漸轉為安逸, 在帶著涼意的芬多精中, 踩著輕快的腳步, 彷彿回應這片樹林, 我來過,也走過, 只留下這步步詠嘆的足跡。 – 而男士在感受上, 則像走進下午3點的樹林, 正午陽光照射的餘溫正細緻地, 附著在土壤、樹幹、綠葉之上, 在一片暖白色的光澤鋪張中, 將烏木與鐵杉交織, 彷彿清風在走動時吹拂臉龐, 提醒著淡淡的舒適暖意, 行走間, 空氣瀰漫檜木、香木的香氣, 那令人放鬆的氣息, 不知不覺地讓人將心神, 徜徉在這片無邊寧靜的碧綠, 展開一場我與我的周旋, 自我對話的獨白談心。 – 四平八穩、性別取向分明的香氣, 從來不是創辦人Linda的風格, 不落入品牌同名經典的窠臼, 也造就這兩款, 運用罕見的黑鐵杉入款, 專屬於OrmondeJanye的叛逆經典, 若你也喜愛木質香調的作品, 卻追求著同中求異, 不論男女, 這兩款作品都絕對值得一試。
2020-06-02

【香評】Zoologist 霸王龍

-暴虐有道,只餘復始溫柔。   若說最能代表Zoologists藝術性的作品, 霸王龍絕對是代表之一, 那焦燥的焚木空氣、 岩漿流動的金屬氣味、 火山噴發般的強烈煙霧感, 原始而碰撞的氣味總成, 總讓人留下深刻而卻步的印象; – 但這份強烈僅限於開場, 彷彿要在一開始, 便硬生生地將我們, 拉入那無法體驗的白堊紀年代, 透過氣味勾勒那一世界的終結, 想像地球霸主所面對的無差別殘酷, 而不久那份原始不再銳利, 大地佈滿燃燒作響的焦木, 依舊能感受如世界末日般的炎热, 但花卉與植物被火吻後的焦灼汁液, 緩緩地融進土壤, 煙霧感的花香綠香無聲地, 宣告以另一種形式滋養大地, 暴虐後的自然, 是寧靜溫柔的修復。 – 在引進動物學家前, 霸王龍是試在肌膚上最久的一款作品, 從一開始的驚訝驚嚇, 到長時間的與中後段餘韻相處, 漸漸地發現他並非生人勿近的氣息, 看似危險壓迫的氛圍中, 卻在每一次的反覆輕嗅裡, 都能感受到片段溫柔與靜謐, 彷彿無止息的穿透, 不知不覺地沉浸其中。 – 藝術香水作品迷人的地方, 便在於肌膚上獨一無二的變化, 倘若在漸涼的天氣裡, 撇開成見的嘗試他, 或許對這份必要之暴戾, 會讓你改觀地感受到, 那緩慢恢復秩序的另類溫柔。 關於動物學家:http://bit.ly/2SXKvvx #Zoologistsperfume #台北京站1F #高雄漢神巨蛋3F
2020-01-09